趣店上市,市值突破100亿美元,首位投资人从数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昨晚,趣店在纽交所上市了。股票代码“QD”,开盘价34.35美元/股,较发行价大涨43%,对应市值突破100亿美金,不但是今年中企在美最大IPO,也可能是资本市场历史上最快创造百亿市值的上市公司。
 
创业没有真正的一夜暴富,更不存在所谓的投机取巧。趣店是如何一步步取得今天的成绩的?它的第一位伯乐——蓝驰创投朱天宇,认识罗敏八年、并肩战斗三年半,作为和罗敏一起经历诸多决定性瞬间的最早期投资者,他可能是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之一。
 
以下内容由朱天宇口述,创业邦整理。
 
最初并不打算投他
 
2013年,罗敏从好乐买离开之后,带着创业想法,反复来找我,但每一次都被我否决了。
 
原因在于,那时候的罗敏就像个“猛张飞”,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执行力很强,但是一件事的护城河有多深、天花板有多高,这些创业初期阶段会面临的问题,他思考还不够。思考不够就会碰壁。
 
2013年年底,元旦前后,我们又约在慈云寺桥下的咖啡店见面。我跟罗敏说,要是还没想清楚就先别做了,放空。这也是为了提高他的思考深度。
 
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我的投资理念是当好人、做好事,虽然他每一次的想法都不成熟,但我还是愿意花时间去跟他聊,不停challenge他,希望能帮他做成。
 
序曲:2009
 
2009年对罗敏和我来说都很特别。
 
那一年罗敏刚刚结束自己的上一次创业;那一年我走进蓝驰创投、开始了早期投资。
 
说到底,我们是认可罗敏趣分期方向的第一个投资人,在他只有一个想法的时候就决定投资,是真正的天使投资。云端娱乐
 
我第一次与罗敏见面是2009年的夏天,在电商年会的派对上,罗敏刚刚结束上一个创业项目。那时我对他的印象是:有点儿羞涩,没那么自信,不断在问我问题。
 
他最喜欢问的问题就是“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你觉得某某某怎么样?”,这两个问题几乎早就定义了罗敏很重要的一个特征——对个人成长的高度渴求。
 
再次见面,就到了2012年,陈华把罗敏作为创业合伙人的候选,作为候选人我对他进行了深入了解。深入交流下来,发现这是一员猛将,天天不知疲倦得在想怎么把某个事儿规模做大。一个电商优惠券的创业想法,也能兴奋地琢磨到晚上睡不着觉。
 
此时他正在被好乐买委以重任,一方面,手握上亿的市场预算要想明白怎样花钱获得订单;另一方面,还有管理几百人的地推团队的硬骨头要啃。发传单谁都会做,但是怎样让地推老老实实的把传单送到人手里而不是丢进垃圾箱,是个技术活儿。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还曾是一个Gamer,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的高手,大学时还打进过全国前几名。跟着他创业多年的10个小伙伴,经历多个项目的失败也依然追随罗敏。回头看,高强度试错中训练出的强悍团队执行力,也就不难解释。
 
接下来遇到,是又一次电商行业活动上。每一次见他,他都在说他的新想法,给我的感觉是,这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可能会创业。
 
这次有戏
 
果然,2014年3月,罗敏带着趣分期的项目来谈。他当时在电话里约我见面,我第一反应是,这次项目大概还是不靠谱。结果他来办公室,推门第一句话就是:“天宇,我觉得这次有戏”。
 
当时罗敏对趣分期的想法是做针对大学生“分期购物平台”,模式是给大学生信用额度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电子产品。
 
我当时快速决定投资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基于双方的信任;另一方面是蓝驰对行业的判断和罗敏的方向不谋而合。
 
2013年底,我们得出了一个判断,在中国,互联网金融不只是P2P。中国金融市场是资产和资金错配,资金过剩,优质资产稀缺,消费信贷是没有被挖掘的资产洼地,加上罗敏在好乐买管理过地面推广团队。
 
对罗敏的信任来自于,此时的他从当初唱吧候选合伙人,到经历了几轮不成功的创业,气场已经变了,从原来的好奇大男孩,变成了失败过好多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创业者。
 
再加上他几次创业,身边的团队都一直跟着他,这也构成了我们信任他的基础。
 
第一位投资人为什么是我
 
如果按照蓝驰投资时的估值来计算,趣店上市后,蓝驰的首轮投资回报很可能轻松超1000倍,而且仅仅用了3年半的时间。
 
作为VC,蓝驰创投的专长是早期投资,我们的核心技能是未雨绸缪,预见风险、管理风险。在决定签约的时候,我们已经清楚意识到:趣分期接下来所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资金。
 
为解决资金问题,我做了三件事:
 
首先,在原本要4-6个月才能按法律走完打款流程的情况下,只用了两周时间完成打款。并且在承诺的款项之外,蓝驰创投后来又追加了1倍的投资。
 
其次,仅靠融资金额已经完全赶不上业务发展速度,资金端面临极大压力。我给蓝驰创投被投公司中的几位CEO挨个打电话,以蓝驰作为信任背书,最终帮罗敏找到了稳定的资金回笼渠道,分期业务量此后高歌猛进,而这些蓝驰系兄弟公司也成为趣分期早期资金端的主要来源。
 
此外,在3月的融资完成后,罗敏觉得公司还需要进行一轮融资,但当时罗敏需要专注于业务,我不希望他在寻找投资方面耗费时间,于是我和蓝驰创投另一位合伙人陈维广拉来了蓝驰的LP,这位LP紧接着在2014年夏天成为趣店的A++轮投资方。
 
那段时间,罗敏每天都会给我反馈数据,每发给我一点数据,就多一点喜悦。以上我们一系列的举措,效果是,为趣分期在最关键的发展阶段赢得时间,奠定了市场领先地位。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我其实是一个比较懒的投资人,倾向于找到最优秀的人,我的作用是分配资源。而罗敏的特质在于,勇于不断地定义战场的边界。
 
2014年9月,有一次我在小区遛弯,接到罗敏的电话,他说趣店要从原计划50个城市的扩张,改成在同样时间内扩300个城市。
 
虽然团购大战美团的胜出已经说明了,区域扩张成本的道理。但我当时第一反应是,这对罗敏和团队都是很大的挑战。但最后,电话里罗敏用自己的想法和逻辑经受住了我的反复质疑,成功说服了我。
 
之后,从不同人群的消费分期、到不同SKU品类的消费分期,罗敏和趣店从没停止过探索。以至于,“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在目前的赛道上遥遥领先。
 
为什么趣店业务成长这么快?我认为根本原因是罗敏作为团队领导者的成长速度比行业、比市场的成长速度更快!如果继续追问为什么罗敏能成长这么快?除了他对个人成长的极度渴求和强悍的执行力外,柔软的身段也非常重要、心胸是最难突破的瓶颈。
2015年冬天,可能也是趣店面临最关键决策的一个时间点。这个选择牵扯的因素之多,要协调各个股东的利益诉求之复杂,不一而足。可以比较的是,通常公司要花至少1年甚至2年才能完成的流程,趣店在不到3个月时间就完成了。这是前无古人恐怕也是后无来者的速度。为了这个速度,罗敏唯有以创始人中我所罕见的大度姿态,以个人利益的妥协换取整体抉择的效率,以足够大的愿景合并大家的梦想,才能得以实现共识。
 
趣分期最后的成功,也说明了一个道理,把长板优势做到更长,单点优势做到极致才能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