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单集2400万卖出网剧最高价!欢瑞世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如果说上个月与腾讯的8.4亿合同尚不足及时缓解欢瑞世纪((000892))今年的水逆,那么刚刚与爱奇艺签下的6.18亿合同,极有可能助其在年末打个翻身仗。
 
10月15日晚欢瑞世纪发布公告称,其出品的电视剧《天乩之白蛇传说》、网络定制剧《盗墓笔记3》分别作价3.3亿元和2.88亿元,将独家网络版权售与爱奇艺。
 
 
 
数娱梦工厂注意到,《盗墓笔记3》以单集2400万元的定制价,超过了PPTV此前购买《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时创下的单集千万的记录,标志着网络定制剧进入了单集两千万的时代。
 
在业界普遍看衰的情况下,麻烦不断的欢瑞世纪终于在2017年的最后几个月里时来运转,这也许是该公司副总裁姜磊面对媒体还能保持乐观态度的原因。
 
事实上,10月13日欢瑞世纪公布的前三季度业绩预告还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预亏1900万-2000万元(欢瑞影视并入合并报表范围后),而去年同期盈利为8098万元。
 
尽管如此,欢瑞世纪副总裁姜磊前不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依然表示,今年完成业绩承诺“没有压力”。在去年11月借壳星美联合上市之时,欢瑞世纪曾承诺于2017年度实现的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将不低于2.9亿元,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7亿元。
 
如今看来,能够给欢瑞足够信心的,无疑是近年来在网络剧上日益大手笔的视频平台。只是不知,当欢瑞将手里的剧目一部部卖出去,未来还有哪些底牌可以拿得出手?
 
2017业绩对赌已高枕无忧?
 
 
 
此次与爱奇艺的交易是欢瑞世纪今年的第二笔卖剧大生意,虽在出售价格上不如上次与腾讯的交易,但却是首次对欢瑞世纪今年的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在此前的9月份,欢瑞世纪以8.4亿元的价格将《封神之天启》、《青云志3》以及《盗墓笔记2》三部影视剧的独播权出售给腾讯,这笔交易对于彼时刚刚发布半年报亏损近4000万的欢瑞世纪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根据欢瑞世纪公告中《封神之天启》50集、《青云志3》60集以及《盗墓笔记2》12集的体量来算,此次交易的单集均价为688万。相比PPTV购买《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独家网络转播权的单集1000万,《如懿传》单集900万、《赢天下》单集800万,其实不算很高。
 
 
 
另一方面,由于《青云志3》和《封神之天启》分别在今年7月份和9月份才开机,《盗墓笔记2》还处于前期筹备阶段尚无开机消息,故欢瑞世纪也在公告里明确表示,这笔8.4亿元的售卖合同预计对其2017年当期损益无影响,对业绩产生积极影响要到2018年。
 
而最新的合同则显示,虽然《盗墓笔记3》暂时不一定能计入2017年业绩,但是《天乱之白蛇传说》的3.3亿元基本可以确保计入2017年业绩,这将对欢瑞世纪今年的财报有积极影响。
 
事实上,这先后两次交易的收益确认时间对欢瑞世纪异常重要,毕竟今年其业绩对赌压力已经从年初延续至今。
 
去年11月,欢瑞世纪(当时称为“欢瑞影视”)借壳星美联合,成功上市。彼时签下的业绩承诺包括,欢瑞影视于2017年度实现的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将不低于2.9亿元,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7亿元。
 
但是,在欢瑞世纪发布的半年报中,其大跌眼镜地由盈转亏,亏损将近4000万元,而在日前发布的三季度业绩预告中,预亏也达1900万-2000万元(欢瑞影视并入合并报表范围后),而去年同期为盈利8098万元。
 
在相继经历了证监会立案调查、大股东质押几乎爆仓、半年报及三季报亏损等利空之后,这家去年年底刚刚上市便由盈转亏的A股上市公司,已经被业界人士普遍看衰,并面临着证监会调查、业绩对赌失败等多重压力。
 
如今,《天乱之白蛇传说》带来的3.3亿收益入账,或将使欢瑞世纪扭亏为盈,完成业绩对赌也有了一定的保障。
 
网剧最高价格浮现!
 
《盗墓笔记3》单集高达2400万元
 
 
 
实际上,在10月13日三季度预亏公告发布之后,欢瑞世纪副总裁姜磊在接受采访时便明确表示,今年完成业绩承诺“没有压力”,欢瑞世纪手中已有《天下长安》、《天乩之白蛇传说》以及《秋蝉》三部剧,“基本都可以卖,无非是博弈价格的问题。”
 
如今看来,《天乱之白蛇传说》最终以3.3亿卖给了爱奇艺,单集达到了550万,而《天下长安》和《秋蝉》目前的交易似乎还未敲定。
 
不过,从吴秀波《军师联盟》引起的不俗反响,姜文的《曹操》创下7亿投资纪录的行业动态看,在大女主戏的浩大声势中,老戏骨加持的大男主戏也极有可能扛起收视大旗,占有一席之地。
 
因此,带有历史正剧色彩且有张涵予坐镇的《天下长安》以及谍战偶像片《秋蝉》或许比已经售出的《青云志3》、《天乱之白蛇传说》更具卖相。毕竟,《青云志2》与前作相比已经颓势尽显,为欢瑞世纪带来的4000多万收益仅为《青云志》2.92亿收益的七分之一,而《天乱之白蛇传说》550万的单集价格也不算很高。
 
 
 
从这方面来讲,欢瑞世纪在《天下长安》和《秋蝉》这两部还未出手的作品上的盈利空间应该会更具想象。
 
另一方面,《盗墓笔记3》2.88亿元的价格较之第一部也有了飞速增长。根据欢瑞世纪半年报披露的12集剧集数来算,爱奇艺给到《盗墓笔记3》的单集定制价格已经高达2400万。
 
按照欢瑞世纪财报,《盗墓笔记》第一部的预计单集收入为900万,按照12集计算,欢瑞世纪获得的收入为1.08亿。对比来看,《盗墓笔记3》的收入增幅惊人。
 
这一价格刷新了电视剧此前单集最高1000万的网络版权记录。 今年8月份,PPTV斥资8亿元拿下《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的网络独播版权,单集价格达到了1000万元,再算上电视台3.84亿的购剧合同,《凉生》单集的网台版权价达到1480万元,如今《盗墓笔记3》将网络版权价的行业记录直接抬升到了2000万以上的水准。
 
很显然,随着重头戏《青云志》、《龙珠传奇》和《大唐荣耀》纷纷在先网后台之路上折戟,在电视剧领域纷纷受挫的欢瑞,也想在网剧市场分一杯羹。
 
内容转型的大背景下,欢瑞世纪仅在今年8月一个月之内,先是投资6400万元与浙江艺能共同投资拍摄电视剧《锦衣之下》,后又与香港HSC FILMS LIMITED共同投资拍摄网络剧《天目危机》,投资额提升至9600万元,可谓是大手笔投入,只是后续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扭亏全靠新合同
 
失血过多的欢瑞世纪暂缓对赌压力云端娱乐
 
 
 
虽然前有腾讯8.4亿的购剧合同,今有爱奇艺6.18亿的及时雨,但2017年对于欢瑞世纪来说可谓流年不利,在业绩大考面前,几乎所有的营收都要指望这些合同了。
 
欢瑞世纪最新的三季报预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预亏1900万-2000万元(欢瑞影视并入合并报表范围后),而去年同期为盈利8098万元。
 
姜磊称,欢瑞世纪影视项目的整体产出、拍摄和播出周期很短,基本上是当年拍、当年播,而去年没有库存,所以上半年都无剧可卖,拍了四五部电视剧,都将集中在下半年确认收入。
 
但欢瑞世纪如今的亏损绝不只是因为无剧可卖。今年3月份以来,围绕着周播剧场运营,其对北京卫视和安徽卫视高达3.25亿的广告投入才是欢瑞世纪由盈转亏的直接原因,这笔高额支出直接导致其半年报净亏3900万。
 
事实上,在一季度发布亏损之后,欢瑞世纪面临的问题便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踵而来。今年6月,欢瑞世纪遭到深交所发函问询,涉及主营业务收入情况、收入净利率较大波动情况、营业成本构成、宣传发行费用剧增,以及违规向旗下艺人李易峰借款1800万元用于后者买房等多项信披细节。
 
随后更是在7月17日同一天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以及因控股股东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而停牌。这让市场一度认为借壳上市不足一年的欢瑞世纪,很有可能面临退市风险。
 
其实,在去年影视公司资本运作被相继叫停的严格监管之下,欢瑞世纪依然能够成功借壳星美联合得以上市,或许能说明欢瑞世纪的价值是得到了认可的。
 
但欢瑞世纪在年报上出现的诸多问题,让这家公司遭受了可以说是影视公司所面临的来自证券交易所最严格的拷问。
 
与视频网站先后签署的大额合同虽是短期利好,但如何在头部内容生产和艺人经纪走向颓势的情况下实现持续盈利、顺利完成业绩对赌,依然让欢瑞世纪不能掉以轻心。